就像生理時鐘一樣,每年都是同樣的重覆著,一月份時,我會用著水汪汪的大眼睛望著李老闆,提醒他好久沒有到南投賞梅了,自從三爹往生後,好像再也沒有踏上南投的土地,賞梅似乎是唯一可以悼念他的方式;到了二月份,要上陽明山看看櫻花林盛開的模樣;等到三月份,我會開始想念起阿里山的吉野櫻,不過李老闆覺得嘉義的路途遙遠,開車太累,所以我只能默默的在心裡期盼著。我想可能是李老闆特休太多了,在換工作前可以卯起來請假,今年很阿莎力的答應在櫻花季時帶我上阿里山,但前提是要避開假日車潮,免得他開車開到抓狂,意思是為了去阿里山,我必須請兩天特休,可是,我今年的特休是為年中歐洲終級畢業旅行而存在,李老闆丟了一個難題給我,然後僵持不下。

這天下午,匆匆到台北車站和李老闆集合,我們要去看房子、去好市多、幫九妹拿美仕試吃包,還要捐血,行程排得滿滿滿,正當我們騎著摩托車準備趕行程時,剛好經過國父史蹟紀念館,我看到伸出圍牆上的枝頭開滿了花朵,李老闆立刻貼心的放我下馬,紀念館外已經沒有停車位了,只好我進去拍照,李老闆在外面顧馬。其實只要騎車到台北車站,常常會經過國父史蹟紀念館,從圍牆外窺看裡面的逸仙公園,彷彿是另外一個世界,這天終於有動力讓我走進紀念館內。一進入公園,陣陣花香撲鼻而來,不知道那看起很眼熟卻又陌生的花,在車水馬龍的台北市區裡,怎麼開得這麼美啊!不少人在公園裡休憩,還有同人誌在這裡拍照,看著別人帶著單眼大砲筒來拍花,我隨身攜帶的傻瓜Canon860實在是不夠看,就算開了小花近拍功能,但是花朵開得太高,實在很難拍到,草皮也不知道能不能踩,很擔心一踐踏會馬上被趕出去,只好挺直腰伸直手拉長脖子,用盡所有可能的姿勢,一定要拍到,結果,我發現地上插著介紹牌,原來現在開的是梅花耶,我思思念念的梅花就在這伸手可及的地方,哦~實在是太感人啦!


我在公園裡磨蹭了好一會兒,李老闆找到停車位後也進來了,午后的陽光好溫暖,我們沉浸在花香中,風吹來,花瓣緩緩飄落,輕輕地勾起難忘的回憶,記得在義大利的古羅馬市集遺跡裡,我巴著一顆開滿花的樹不肯離開,只為了多看幾次花瓣雨,還有和李老闆一起在阿里山鐵道旁看見的櫻花雨,我還記當時有多開心。這時我跟李老闆說,阿里山可以不用去了,因為逸仙公園裡的梅花雨雖然小,但是讓我感到好滿足,所以老闆不用開長途車,我也不用請假,像是久旱逢甘霖一般,我們都因為這場梅花雨得到了救贖。


我看著枝頭的花苞,對李老闆說,下週末我們再來這裡一趟吧!

創作者介紹

當我們同在一起

WhenWeTogeth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